位置: > 人生就是博尊龙d88 >

陈冲女儿哈佛毕业:少女老成、中年天真读不读书差了整个人生

  • 发布时间:2021-03-26 10:29 来源:admin

  前不久,演员陈冲在社交网络上分享了女儿Angela哈佛毕业的喜讯,一度引发热议。

  要知道,Angela 拿到的是哈佛最高荣誉Summa Cum Laude奖,只有学年排名前5%的本科生才有此殊荣。除此之外,Angela 还获得了英语系毕业论文的最高奖项George B. Sohier Prize。

  但了解陈冲的人都知道,女儿的学霸体质与陈冲饱读诗书、耳濡目染的教导不无关系。

  就在疫情期间,陈冲在微博上以散文形式记录纽约的所见所感,文笔间流露出的文采与深思曾在网上掀起不小的好评。

  作为演员,她是史上最年轻的百花奖影后和金马奖影后,更不用说单凭一部《末代皇帝》就足以艳压群芳。

  她在事业当红、星途璀璨之出走美国留学,又勇闯好莱坞的路途上,因为亚裔面孔备受限制,甚至不得不沦落街头洗盘子度日。

  或许,很多人曾为她的抉择感到错愕,但对于陈冲而言,坚守本真与遵循内心的充实,就是人生分岔口的唯一选择。

  外公是陈冲的童年偶像,外公早年赴英国留学获得医学博士后,受聘于美国哈佛大学。

  外婆最早发现了陈冲身上的艺术天赋。从陈冲识字开始,外婆就引导她阅读《安徒生》、《格林童话》,希望她在故事情节中分辨世间的真善美、假丑恶。

  在家人的耳濡目染中,陈冲从小饱览诗书、热爱思考,文学沉淀也为她之后的表演生涯奠定基础,独特的灵气让她在荧屏大幕上悄然绽放。

  1975年4月,一个偶然的机遇使陈冲走入了演艺界,成为了电影制片厂里偶尔露脸的小童星,此后她就在上海电影厂的小演员训练班度过。

  出身高级知识分子世家,资质本就不差的她,在一年时间补完两年课程,并在全国恢复高考的第一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上海外国语学院,主修英美文学。

  只是,在那个强调集体主义的时代,偶像的崛起显得突兀而不寻常。害怕沉溺于成名光环的陈冲感到深深不安、挣扎不已。

  这一举动对很多观众而言,是不能理解的。外界揣测她是借着国内一炮走红的东风“勇闯好莱坞”,但于当时的陈冲来说,只是因为走红“缺乏逻辑、非常不可靠”,出走是充实自我、找寻本真,更为了戒掉浮躁。

  初到美国,陈冲曾坚信的价值观、对与错一下子受到冲击,影后的身份突然间一文不名,最重要的是自己得活下去。

  在这段求学的岁月,她身兼多职,一边在餐厅刷盘子,同时在图书馆兼职当管理员,好有机会一头扎进英美文学世界。

  她在同班同学的介绍下,来到片场打零工、做场记、演小角色,只要不挨饿不受冻,还能有一部分回馈,她都愿意去尝试。

  也就是在这段期间,狠心打磨演技与台词功底的陈冲,在耐心蛰伏后等来了机会。

  这部戏带来的负面舆论让她感到不安与恐慌,陈冲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来美国留学的初衷,噩梦连连。

  但危机也蕴含着转机,就在几乎同一时期,意大利知名导演贝纳尔多·贝托鲁奇记住了她这张独特的东方面孔。

  也正是贝托鲁奇对中国文化的热爱与眼中迸发出来的激情深深打动了陈冲。在《末代皇帝》中,26岁的陈冲饰演的皇后婉容一颦一笑之间,将一生的哀怨、无助、凄苦与绝望表达出来,直抵人心。

  1988年,《末代皇帝》获得第60届奥斯卡金像奖包括最佳影片在内的9项大奖,陈冲终于在美国影坛站稳脚跟。

  这部戏不仅仅让她荣耀归来,更多的是,与导演贝托鲁奇、演员尊龙、邬君梅对电影事业的探讨为她打开了一扇通往更广阔荧屏的大门,建立与延伸了对电影最初的爱与向往。

  《色戒》中的易太太,“人狠话不多”,出场不多,但身着旗袍的陈冲韵致极佳,在与梁朝伟的眼神互动时,一种精于世故又不讨人嫌的分寸感,被她把控得恰到好处。

  在20年最美的光景里,她从未给自己设限,通过演员的角色活出别样人生,通过组合建构影像,活出了故纸堆和声色影像里最浪漫的向往。

  然而,一个人在异乡打拼,终身伴侣的守候于陈冲而言,是苦涩的咖啡,醉人的白兰地,更是生活必不可少的白开水。

  这样沉重的压迫与牢笼让陈冲倍感压抑与窒息,无法吸收营养的婚姻只维持了不到4年,便终结了。

  1991年,陈冲认识了现任丈夫——美籍华人彼得,作为是一位仁心的医者,他给予了陈冲深深的懂得。

  “想做大女人的时候就是大女人,想做小女人的时候就是小女人,对于爱情和生活,最重要的是一定要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有时候,因拍戏需要,陈冲好几月住在剧组。出行前,她习惯性包很多饺子速冻起来,让丈夫和孩子感受到那份无声的爱。

  “我说这话可能会得罪很多人,但我真的认为,母亲这个身份是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角色,支撑了我的一切。别人可以演我不演的角色,但没人帮我去做母亲。”

  她时常在微博上反思自己是典型的中国式父母。严厉教育孩子,下意识地希望他们望子成龙。

  她向往《约翰·克里斯多夫》里的英雄,有着伟大的人格、道德的勇气。人一定有所舍弃,才能称之为英雄。

  或许,正是伴她一生的诗书气韵造,就了这个女子的定力与心性,赋予了她智慧与灵魂。

0